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中美侦探比较:《消失的凶手》VS《炎热的夜晚》

中美侦探比较:《消失的凶手》VS《炎热的夜晚》

最近新上映的民国背景悬疑片《消失的凶手》,片名让我想起了曾经写过影评的另外一部《消失的子弹》。结果查阅了一下,这两部片子还真是一个系列的,主角都是刘青云扮演的侦探松东路,而对手角色扮演者则是由上一期的谢霆锋换成了林家栋。虽然豆瓣上给出了低于6的分数,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买票进场。

(以下有剧透,读者需谨慎)

故事的发生,没有具体的年代,不过大概能够估计出是抗战之后,解放以前,因为片中的买办资本借助的是美国人的势力,从蒋委员长那里弄到了不少黄金,看样子应该是国民政府实行金圆券之前的事。不过本片并不叫《消失的黄金》,所以我们还是回到凶杀案上来。影片一开始,上一集中的江一燕饰演的女犯傅源成功越狱,而且其桥段还雷同《肖申克的救赎》,只不过小榔头换成了汤匙,女影星海报换成了糊墙纸。

看到这里我也就忍了,不过下面情节的发展竟然和196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炎热的夜晚/In the Heat of the Night》如出一辙:一名身在异乡的侦探因为出现在凶杀案的现场,被愚蠢的当地警察当做嫌疑犯逮捕,在他表明身份之后,又被要求协助调查。凶杀案的发生似乎都指向当地的豪强,而这名异乡侦探也不由自主地被卷入到他所不能控制中的漩涡中去。

当然看到这里我还是忍了,因为谁说情节雷同就不能拍出好电影呢?《疯狂的石头》不是被很多技术控们指责抄袭了《两杆大烟枪》吗?即使是一模一样的情节,也可以推陈出新,《十二公民》的台词几乎都是照抄《十二怒汉》,但依然无损于其获得好评。

但是导演先生,故事是要讲逻辑的。您可以虚拟出一个年代,但那是民国时代,还是有法可依的,您可以虚拟出一个香城,但也不会由买办资本的保安队来执法吧?而整个故事的发展,似乎都是由这个不合逻辑的设定来推动的。反观《十二公民》,虽然在中国没有陪审团制度,但通过政法大学的学生家长们参与西方法考试的模拟法庭,把这个最大的软肋给绕了过去。

《炎热的夜晚》也发生在一个虚拟的田纳西州南方小镇,但是这个小镇在美国的每一个南方州都是有可能存在的。独断专行的白人警长,本地白人对当地黑人的蔑视,对外来黑人的警惕,昏暗的酒吧,酒吧里的点唱机,点唱机旁的台球桌,可以让每一个去过南方小镇的人都感觉身历其境。

当然,《消失的凶手》的苍白之处还不仅仅在于时代背景的设定,其故事主线的设定也同样缺乏逻辑。看到最后,我们似乎还是不明白,女犯傅源到底为什么要越狱?是为了见到自己的意中人,还是为了报复自己的仇人?如果是为了与爱人厮守,那么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来设局?如果是打算报复仇人,她怎么能相信就凭自己的空口指控,就能让仇人杀了唯一的儿子,并永远生活在悔恨之中?同样,故事的另一条支线的发展也同样令人难以置信。松东路最初的迷惑在于为什么这些谋杀都可以被完美地伪装成自杀?结果到后来谜底解开竟然是凶手威胁被害者如果不自杀就杀掉他最亲的亲人(这个桥段在BBC新版《福尔摩斯探案集》第一季第三集中也出现过)。可是,这就要求每次凶手、被害人、威胁者、亲人必须同时出现在现场,而我们似乎并没有看到对于这一细节的诠释。同时,凶手被描绘成为了更大公义而牺牲个体的义士,但是他们居然手段拙劣地杀害无辜来揭露官僚资本家压榨工人这一尽人皆知的事情。而最后的主谋,也不明所以地由原来的慷慨激昂的律师变成了黄金大劫匪,不得不令人怀疑是在作案途中被宋鸿兵先生的《货币战争》洗了脑。

与此对比,《炎热的夜晚》在故事的发展上就要波澜起伏得多。“文似看山不喜平”,侦探小说及悬疑电影的魅力就在于其峰回路转的情节。故事的开始,就是一名来自北方的企业家在南方的小镇上被害,而正巧在此地探亲的黑人警探Virgil就被当地的笨蛋警察当做嫌疑犯抓回了局子。看到这里,观众不禁会心一笑,知道当其表明身份,笨伯警察自然就会受到呵斥。果然如此,Virgil立刻被要求协助调查凶案。当观众们自我感觉良好,看着Virgil开始验尸,展示其专业探案水平的时候,故事又生枝节:另一名流浪汉持有被害人的钱包,被抓捕归案,这是第二名嫌犯。当然,很快,我们的主人公就以流浪者是左撇子的事实证明他不是凶手,而侦破工作似乎也随着遇害地点的确定走上了正轨。一切的疑点都指向遇害人的竞争者-一名狂妄的本地大亨,这是第三名嫌犯。但他似乎有着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而对这名本地大亨的调查也第一次使得Virgil遇到了人生威胁。在重构时间线的过程中,Virgil发现笨伯警察在巡视路线上撒谎,而警长在其银行账户也发现了不明来路的大额现金存入,他想当然地将其定为第四名嫌犯。而直到最后,我们才发现,原来电影一开始出现的那个貌似人畜无害的小吃店老板,才是真正的凶手。至此,水落石出,而观众们在被导演哄得团团转之余,最后也只能赞一句:“高!实在是高!”

当然,如果仅仅是一部出色的侦探片,这部电影也不会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片子的背景,正是那个民权运动高涨,南方种族暴力泛滥的年代。曾经有过北方的民权人士南下,为黑人公民注册投票权,竟然被警察逮捕,交给当地白人种族主义者枪杀,并埋尸水坝的案件发生。(参见《密西西比在燃烧》)。而这部电影,从一个黑人侦探在南方破案的角度,几乎完美地展示了那个黑人自我权利意识觉醒,而南方白人社群的种族歧视观念仍然负隅顽抗的时代。在故事的尾声,白人警长到车站送别Virgil,也似乎让我们看到了种族和解的希望。

反观《消失的子弹》,导演似乎也在努力再现国共内战阶段,国统区内的阶级矛盾。只不过,这一切都过于脸谱化了,资本家总是压榨工人血汗的,工人总是群情激奋的,学生总是热血青年的,警察总是用来搞笑的,教授总是老谋深算的,犯人女友总是故作神秘的,倒追女友总是打打闹闹的,而侦探也总是不苟言笑,法不容情的。这种感觉,就像钱钟书所写的小地方的裁缝,照着旧衣服的模样仿制,连旧裤子上的补丁也要有样学样,依样画瓢,让人哭笑不得。

有诗为证:

此次消失非子弹,
莫道观众容易骗。
逻辑牵强情节烂,
枉费制片许多钱。

文章原题为:中美侦探比较之二:《消失的凶手》及《炎热的夜晚》影评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