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中美电影中的酒鬼侦探-《白日焰火》影评

中美电影中的酒鬼侦探-《白日焰火》影评

最近看了去年曾赢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及最佳男演员奖的《白日焰火》,片中的主人公是一名酗酒的前警察,现在的工厂保卫科干事张自力。出于对于之前由于自己失误而殉职的两名同事的责任,他选择继续调查一起已经结案的碎尸案,但是却不由自主地陷入一段危险的恋情。

无独有偶,另外一部美国去年出炉的犯罪悬疑片《行过死荫之地》,讲述的也是一名曾是警察的私家侦探马修-斯卡德,同样具有酗酒的问题。为了解决酒精困扰,他参加了纽约的匿名戒酒协会。一天,另一名协会的同伴来找他求助,希望能帮助找回他的毒贩兄弟的被绑架的太太。当马修一步步接近事实的真相,却发现事情远比一笔绑票案更为可怕。

让我们在以下几个方面来比较一下这两名中美两国酒鬼侦探:

 演员:中国酒鬼侦探的扮演者是廖凡,而美国酒鬼侦探的扮演者则是近几年来大放异彩的硬汉大叔Liam Neeson。就演技而言,两人都非常出色。颜值而论,Liam大叔略胜一筹。

 武力:张自力在影片一开始就由于疏忽大意,在调查案件时累死两名同伴,虽然他反应还算快,击毙了两名罪犯,但是自己也受了伤,武力值实在不能算太高。而马修退出警局,开始酗酒的原因,也是在一起偶发案件中,击毙了两名劫匪,击伤一名,但是跳弹误杀了一名路过的女孩,引起他的自责。综合来看:廖凡一方以四敌二,己方两死一伤,对方两死;马修独自以一敌三,对方两死一伤,路人误伤一名,己方零伤亡。这一轮,马修胜出。

 破案能力:张自力由最近的几起新发生的碎尸案而开始怀疑当初推定是由被击毙的劫匪犯案的结论,在这期间,重新和刑侦队长接上了关系,开始接近三起案件的共同关联人-桂纶镁扮演的洗衣女工吴志贞,并在此过程中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冷艳的女人。最终发现当初以为是第一名受害人的桂纶镁前夫梁志军,竟然并没有死,而且在破案过程中,梁志军又再次袭击了刑侦队长并再次碎尸。在围捕过程中,梁拒捕而死,而张自力也发现第一起碎尸案其实另有隐情。在《行过死荫之地》一片中,马修由被碎尸的毒贩妻子发现了她与另外几件凶杀案之间的关联,同样在破案过程中,嫌犯再次绑架了一名毒贩的女儿。由于马修的干涉,凶手为了谋财,并未撕票,而马修则安排在交接赎金过程中设伏,并最终跟踪到凶手的巢穴,亲手结果了这伙变态连环杀手。这一轮,依然是马修胜出。

 爱情指数:《白日焰火》的一开始,就是张自力和前妻分手之际,在宾馆里玩扑克,估计是抽签决定谁在上谁在下。在火车站的分手之际,他情不自禁,不愿与前妻诀别,可见是被分手的一方。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他的品质有问题。但是在吴志贞的前夫已经伏法,而他和吴志贞似乎可以和他好好地过日子的时候,他发现第一个受害者并非如同吴所说是她前夫抢劫时失手杀死的路人,而是一个以一件皮氅上门敲诈勒索的歌厅老板,在一次争执中,被她失手杀死。他把她带到一个摩天轮上,指着远方的“白日焰火”歌厅,对她充满暗示地说:“你主动点”。而在她“主动”之后的第二天,他就把她出卖了,在她被警察带到案发现场指认时,似乎又赎罪似地放起了白日的焰火:这种人品只能让人唾弃。反观布洛克的《马修-斯卡德》系列侦探小说中,马修在退出警察局之际,开始酗酒,也和妻子离婚,抛弃了稳定的郊区生活,开始住到纽约的小旅馆里接手案件,但仍然不时和前妻保持联系,给孩子寄赡养费,带孩子去看球赛。在多年之后,他又偶遇当初接受他保护的一名应召女郎伊莲娜,他是使君未有妇,而她是繁华阅尽的烟花女子,他们又再次走到了一起,并最终结为夫妻。在这一系列小说中,他为了保护伊莲娜,至少亲手结果了两名匪徒。这一轮,马修完胜。

 在布洛克的这一系列小说中,马修是个没有牌照的私家侦探,并非道德完人,他酗酒,斗殴,向警察行贿换取信息,但并非没有道德底线:在法律无法制裁某些杀人凶手的时候,他也会选择自我执法:他不依赖体制,也不迷信体制。他是个好侦探,也是个有人情味儿的有缺点的朋友、爱人、丈夫,他让读者喜欢,布洛克的故事让我们觉得也许在纽约中城区的某个酒吧就会遇见他,还会请他喝上两杯,听听他过去的那些故事。而《白日焰火》中的张自力,显然就等而下之了,在离开体制之后,他依然以能和体制挂钩为荣,为刑侦队长充当急先锋,主动去勾引吴志贞。在明明可以让吴脱罪的情况下,却绝情地出卖了她,最后还在庆功宴上与体制内的朋友们弹冠相庆:他依赖体制,甚至可以为了体制可以牺牲自己的爱情。孰优孰劣,岂非昭然若揭?

 当然,这些比较都是玩笑而已。在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大旗下,怎么会有挑战体制的酒鬼侦探存在的空间呢?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