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NZT, CPH4, 以及其他聪明药

NZT, CPH4, 以及其他聪明药

最近看了两部科幻片:《超体/Lucy》和《永无止境/Limitless》,都是关于聪明药的。故事架构也颇为类似,一男一女两位主角,起初都是事业不如意的平庸人士,一个是在纽约亭子间里小说写手,一个是在台北念书的无知少女,但在机缘巧合之下,服用了能开发100%人脑智力的新药,立刻变得无比强大,成功完成屌丝逆袭的故事。
《永无止境》里的桥段稍显老套,主人公在从前妻弟那里获赠了800美元一粒的NZT之后,立刻脑子好使了,泡妞、写作、炒股、并购,统统都无师自通。但是这药不能停,一旦服用,就得一直服用,否则提前老年痴呆,精神分裂,种种不良的副作用,统统爆发。故事的悬念就在如何找到更多的NZT,已经如何与其他也想获得NZT的对手周旋中展开。当然,最后我们获知他已经停药了,而且获得的超人智力并没有减退,大概是觉得从事以往的那些活动不足以满足他的个人野心,他从政了。顺便说一句,影片显然高估了美国政客的智力。
《超体》的格局则更为宏大,女主在不情愿充当韩国黑帮的走私骡子(“Mule”,携带毒品闯关者)时,体内夹带的CPH4意外地大量泄漏到血液中,而她的智力也如同东方不败的神功,一日千里。刚开始只不过是能够察言观色,洞察先机,后来则可以隔空感知敌人的位置,隔空取物,隔山打牛,遥控思维:其超能力直逼《守望者/Watchmen》里的曼哈顿博士。最后她自己建了一台超级计算机,把所有的人类知识留在一个USB卡上,就遁形在无边无际的网络里。
 
这种聪明药的故事,其实不止在现代的电影银幕上演,也流传在我们古老的民间故事之中,类似“聪明泉”,《聊斋志异-陆判》里的“换心术”,不都激发着读者的想象力吗?好的故事,会产生强烈的代入感。这种“聪明药”的故事,带来的代入感自然就是“要是我吃了聪明药,会干什么?”
 
学渣自然想变学霸,如同大雄想要叮当猫的记忆面包;屌丝自然想逆袭,如同无数穿越故事里的男主回到过去,靠欺负古代人意淫;穷人自然想致富,如同大量拜读Warren Buffet,Bill Gross,Peter Lynch的投资宝典的人们。但是,靠读别人的投资宝典发财致富的故事,似乎并不太多;而穿越故事的作者,把他们扔到一个今天的原始部落去,其存活概率大概也不会太高。
 
这让人想起一则聪明药的笑话,说是有一名患者,去找医生,说自己的智力比较低,希望医生能治疗一下。医生没办法,只好给他吃糖丸,告诉他这是聪明药。过了一阵子,病人来找医生,问道:“您给我的是不是假药啊?我怎么觉得没有疗效呢?”医生说:“你瞧,你这不是已经比以前聪明了吗?”
 
或许,避免以前曾经犯过的错误,这就是最好的聪明药。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