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论底特律的破产–从《铁甲威龙》说起

论底特律的破产–从《铁甲威龙》说起

从《铁甲威龙》说起

像我一样的70年代生人大概还记得一部叫做《铁甲威龙》的电影。这是1987年出品的一部以底特律为背景的科幻片,说的是在不太遥远的未来,底特律的经济萧条,犯罪猖獗,毒品泛滥,整个城市由名为OCP的大财团控制。一天,一个名叫墨菲的新警察,在执行任务时被一伙暴徒暴打致死,OCP的科学家没能救活他的身体,却能将他的头脑和机械完美地合二为一。墨菲成了一个有着人类头脑和机械身体的机械警察!身上配备了各种武器、能应付各种各样的暴力活动的他成了底特律警察的王牌,警方以他来打击地方上的罪恶无往不利。却没想到他作为一件OCP公司的财产,竟然被操纵在利益团体手中,而他仍存有以前的记忆,为了复仇并铲奸除恶,决定大干一场。

《铁甲威龙》在当年凭借着130万美元的小制作成本,首映就取得了800多万美元的票房,估计是和美国在八十年代犯罪率飙升,民众渴望出现这样的英雄不无关系。有着这样不俗的成绩,好莱坞怎么会放过这颗摇钱树呢?于是在三年之后,毫无悬念地推出了续集。在续集中,底特律由于财政困难,入不敷出,警员的工资备受拖欠,结果所有的警察都进行了罢工,底特律顿时陷入了无政府状态。而机械战警由于不属于工会,而是OCP的公司财产,反倒成了底特律的唯一执法者。

这部续集很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OCP公司为了控制底特律,故意不施加财政援助,以期以最苛刻的条件接管市政府,而贩毒集团为了拉拢市长,倒是主动提出十亿美元的紧急注资,当然条件是合法化毒品并获得垄断销售地位,在利润最大化这一点上其实和财团的目的倒是不谋而合。

一语成谶,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底特律真的申请破产了,而且差的不是十亿美元,而是180亿美元。当然,背后有没有财团阴谋估计要由《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老师之流去考究,但是产业的衰退,人口的流失,以及房地产税收的大幅减少,都是底特律陷入今天困境的最明显的因素。但是深层的原因呢?难道真的仅仅是由于汽车业的衰退吗?

汽车业的衰退是根本原因吗?

底特律位于中西部密歇根州,地处五大湖水路运输要地,18世纪底特律依靠地下丰富的煤铁资源和廉价的内河运输推动经济,逐渐成为美国重工业中心,又因汽车产业勃兴,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公司总部都齐聚此地,终而发展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汽车之城”。特别在上世纪初,底特律以奇迹式发展及其对美国经济的引领,成为美国在世界经济中强势崛起的标志性城市。到上世纪50年代的鼎盛期,底特律的城市人口达到185万,居于美国城市第四位。

但是在繁荣的表面下,已经埋下了衰退的种子。很多人都把美国汽车的衰退归咎于美国的汽车产业的创新不够。但其实美国汽车产业最大的问题是成本太高。而成本高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工人工资高。工人工资高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工会组织的势力太大。随着劳资纠纷的不断激烈,联合汽车工会于1930年代成立,劳工激进运动也随之出现。在美国,工会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政治与经济力量。在底特律所处的密歇根州,工会势力庞大。工会拥有法定的集体谈判权,有足够的政治和经济力量和资方抗衡。这原本对工人是一件好事,但是物极必反:强大的工会后果使得工人工资和福利和退休金越来越高,而资方却很难裁员和降低成本,劳动效率大大降低。年复一年,这些势力强大的工会对资方产生了强大的压力,资方不得不把产业移出底特律,搬到工会势力小的州甚至海外以降低成本,保持竞争力。像通用这样的公司,还采取了转向投资其他领域包括金融业的方法去维系汽车产业。到现在,三大美国本土的汽车公司只有克莱斯勒一家还把总部留在底特律,而从外国进入美国的汽车制造商,没有一家把工厂设在底特律,而是选择工会势力较弱的南部田纳西州等地。

底特律的工会难道不知道他们的政策实际上是最终使得自己受损的原因吗,但是一直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通用和克莱斯勒面临破产,他们方才做出重大让步,但是这样也无法改变底特律衰退的大趋势。要利益集团革自己的命,何其难也!

原马里兰大学著名经济学家库尔·奥尔森曾经写过一部著作《国家兴衰》,和一般此类主题研究者不同的是,作者独辟蹊径,没有过多考虑一个国家的历史,地理和宗教等因素,而从社会利益集团及其影响的角度对国家的兴衰问题作出解释。因其考虑的因素比较单一而具有普遍性,他的理论可以用来解释很多二十世纪的经济现象,比如日本和德国为什么会在二战之后迅速崛起,而另外一些战争创伤较小的国家反倒经济增长乏力。他的解释是:因为德日两国的统治集团,或者说既得利益者被战争摧毁得更为彻底,因此经济发展的阻力也较小。用这一理论来解释底特律的衰退,也不无道理。

同样,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三十年前阻力较小,因为尚无太多的既得利益者,大家都可以从改革中获利。但是在时下,如果要改革,不但是需要提高整体的经济效率,也不可避免的面临利益的重新分配,某些人的利益就会受损,深层改革的压力越大,阻力也越大,但是不改革的社会成本会更加高昂。

美国地方政府的破产机制

其实地方政府的债务困境并非美国独有,按前财政部长项怀诚的话,中国的地方债估计超过20万亿,占GDP的40%。美国地方债务也仅为4万亿美元(大约23万亿人民币),占GDP的25%。底特律破产的消息传出之后,不少网民的反应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地方政府不能破产?由于中国的地方政府并非独立的经济体,而是从属于中央政府,因此国内地方政府是不可能破产的。因此事实上地方债务的实际承担者被转嫁到整个社会,而地方政府则成功利用体制挟持了中央政府,这并非是什么好事,也许中国的地方政府,也需要这样一种机制来控制他们的行为。

政府的破产,不同于个人破产,或者企业的破产清偿(liquidation),而是类似企业的破产重组(restructuring)。由于不能偿还到期的债务本息,企业可以申请破产重组,由破产法庭组织和债务人的谈判,减免并改组某些债务,同时进行机构和财务调整,比如大幅削减福利和退休金,管理层一般也会有残酷的清洗,至于什么特权,更是要大为缩减(当年三大汽车公司的老总,坐着公司的专机到华盛顿来要援助,就被媒体骂得狗血淋头)。总而言之,就是要债主相信:留下这只还能下蛋的鸡,比杀鸡取卵要好。同时,由于有着破产机制的约束和威胁,管理层也不可能罔顾民意,为所欲为。

美国和中国的鬼城

最后谈谈美国的鬼城和中国的鬼城。去年网上曾经爆出一则新闻,说不少底特律的房子都是白菜价,买一双鞋子的价钱就可以买一趟房子。不少人纷纷打听,希望到这里来抄底。其实这些房子,几乎没有任何投资价值:试问有谁敢在几乎成为“鬼城”的区域去居住,或者去收房租呢?随着人口的进一步减少,需求进一步下降,房价又怎么可能回升呢?

美国的“鬼城”,是由于产业结构调整,人口迁徙造成的,而中国的“鬼城”,则往往由人为的房地产泡沫造成。比如在鄂尔多斯,据说平均每户拥有三套房产,如果属实,那住房拥有率几乎是100%,而住房空置率则接近66%,只有常驻人口增长200%,而且不再新修住房,才能消化掉这么多的房子。但是鄂尔多斯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恐怕难以吸引大量移民。康巴什新区距离鄂尔多斯老城区25公里,是市政府主持建设的新城。然而时至今日,这里宽阔的道路和精良的建筑里大多空空荡荡,宛如鬼域。据称,类似的鬼城,中国还有11座。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巨大的浪费,因为美国的鬼城毕竟还曾经繁荣过,热闹过,生机勃勃过,即使是抚今追昔,也毕竟可以感慨一番“繁华往事成云烟”,而面对着中国的鬼城,恐怕只能长叹一声“出师未捷身先死”。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