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再论房产税

再论房产税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中国房地产价值高峰论坛上称“反对征收房产税,建议不再扩大房产税试点范围”。无独有偶,另一位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杨崇春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现在部分言论夸大了税收的作用。征收房地产税绝不是万能的,更不是“杀手锏”。

两位原副局长的主要观点是房产税不能抑制高房价,反而会加重普通民众负担,所以不应该近期推出。个人以为,其中有的论据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但是结论则失之偏颇,是以在此愿与两位先生探讨一二。

杨崇春先生表示,“现在有些观点认为多收税,房价就能下来,根本不符合逻辑,房价的涨跌主要是由供求关系决定。降低地价、利润、税收是降低房价的关键部分,但最主要的还是理顺供给与需求的关系。”

此言似是而非,供求关系当然是决定房价的最后决定因素,但是难道税收不会影响供需关系的变化吗?房产税无疑会增加业主的持有成本,从而降低需求,因此会导致均衡状态下的房价下降。在笔者一篇关于美国各州房产税的实证研究中,估计购房需求会随着房产税的增加而下降,房产税率平均增加一个百分点的,住房自有率就会下降5-6个百分点。

除了自有住房需求的下降,房产税也会增加住房的供给。在目前零房产税率的情况下,不少房主宁可让住房空置,也不愿出租或出售,从而造成供给紧张。如果一旦开征房产税,或者对于多套住房的房主实行累进税制,那么囤积住房、惜售不租就会无利可图,迫使这些房主把空置的住宅推向市场,这同样会降低房价和房租。

许善达先生则在高峰论坛上表示,“从经济性质上讲,房产税属于存量税收,纳税人必须用其他来源挣得的钱在税后去缴纳房产税。他认为,从实际情况看,中国税收应该主要是增量税收,逐渐减少存量税收,这样的税制才能比较和谐。因此,抑制投资和投机行为的关键还是要针对交易环节征税,何时销售何时征收这更符合实际。”

此言同样值得商榷。确实,为了减少执行的困难,重庆和上海的新征房产税试点都是面向新购住房,而对存量房则是既往不咎。这当然无法挤压额外供给,不但没有能够降低房价,并且也没有增加可观的财政收入,这也成为不少人认为无需推广房产税的理由之一。但是税收的目的,主要是实现支付转移,一般是由富人流向穷人。如果不对存量房(甚至是拥有大量房产的业主)进行征税,反而要对初次买房的年轻人征税,也违背了税收的初衷。

同样,对交易环节征税,只会使得交易成本增加,并把这部分负担转移到购房者身上,从而降低供给,推高房价。中国目前的契税及其他相关的交易税,已经高居世界前列,但是并没有能够有效抑制投机行为。美国加州也有过增加交易成本的税收政策,结果是房主惜售,供给下降,房价波动,房市泡沫一次次膨胀、破灭,成为全美房价最为畸型的地方。

反对房产税的另外一个观点,认为地方财政收入目前大多来自土地转让,也就是卖地。一旦把卖地收入取消,用房产税来替代的话,则房产税率会高达6-8%,对不少拥有房产的家庭来说是不小的负担。同样,这个前提,即地方财政来自卖地,是正确的,但是结论则不然。卖地,是一锤子买卖,或者说是70年里的一锤子买卖,当然钱来得容易,而房产税是细水长流,税率不可能订的这么高。同样以美国的各州为例,税率基本上在0.2%到2%之间,大部分州都在1%左右,完全可以满足教育、公共卫生、交通、消防、警察的需要。而且大部分邻近地区的税率都非常接近,因为老百姓不是傻子,哪里的税率低、服务好就会搬到那里去。地方政府也不是傻子,知道收了税要办实事才能吸引纳税人来定居(详情参看《用脚投票选城市》)。

由此可见,用房产税来完全替代土地转让金,完全是个伪命题:房产税率不可能那么高。但是,即使是1%的税率,一套两三百万的住房也要两三万的税金,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对于这一问题,可以对于房主自住的房产采取减税措施,或者根据收入情况进行一定的减免。但是对房产征税,应该慢慢成为地方财政的主要收入来源,不但因为它的可持续性和稳定性,而且这是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税收,要想黑箱操作、挪为他用,恐怕不那么容易。

不少读者看到“征税”这两个字,就异常反感。确实,没有人愿意在无法享受更多的公共服务的前提下多缴税。从税务经济学上来讲,减少流通环节和收入环节的税收,对于刺激劳动者的积极性,增加整个经济的供给,效果明显。目前中国的普通劳动者在流通环节所缴纳的隐形税收,在全球独占鳌头;而中高收入群体的收入税及其他税费,也有超英赶美的趋势。对收入的高税收,不但会增加普通民众的负担,也使得消费乏力,经济增长势头渐缓。

反而言之,对于财富的征税,目前国内倒是异常宽松,与欧美高额的遗产税相比,中国的亿万富豪可谓身在税务天堂;与发达国家的房产税制度相比,中国的炒房者、囤房者也是得天独厚。对财富征税,对收入和流通减税,应该是税务改革的方向。这不但是社会公平的要求,也是对于实体经济扭曲最小的应对措施。

由此可见,推行房产税在中国不但不应该缓行,而且应该尽快推行,同时让其他干预房市的行政措施慢慢退出历史舞台。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