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城市竞争:用手还是用脚投票?

城市竞争:用手还是用脚投票?

《天下无贼》里的贼头黎叔有一句经典台词,“21世纪什么最珍贵?人才!”俗话说,“盗亦有道”,黎叔此言不差,且暗合新古典经济学原理。在索洛(Solow) 的经济增长模型中,只有技术进步是长期稳定的经济增长的来源,而人才显然是技术进步的主要推动力。21世纪的竞争,首先是人才的竞争,既包括国与国之间,也包括企业之间,还包括城市之间的人才竞争。

城市竞争,并非什么新鲜话题,张五常就曾经在其新书《中国的经济制度》中称中国的经济奇迹其中一个关键就是县际竞争。县级政府为了发展经济所提供的优惠政策常常包括:免费或者低价的土地和基础设施,财政信贷,税收优惠,组织劳工等等。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就是廉价的资源(包括土地),资本,和劳动力。在起点较低的基础上,在初期获得高额的回报是一种常态。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土地,资本,和劳动力的成本逐渐上升,边际效应下降,依靠这种粗放型的城市间竞争手段所能带来的收益会越来越有限。据报道,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为了招商引资,主动提出送给一定规模的新到企业免费的矿山资源,但是应者寥寥,究其原因,还是城市的吸引力不够,而且主要是在人文环境等软性指标上。

城市为什么吸引人?2011年的上海世博会给出了一个非常动人的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如果我们认同这一陈述,那么市政府的任务就是努力使这一口号成为现实。推动经济发展,应该是达到这一目的的手段,而非终极目标。当然,经济的高度发展,使得市民可以充分就业,城市才能繁荣,市政府也才能从中获益,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达到一个良性的循环。市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税和费,包括个人收入税,财产税,企业盈利税等财富转移手段,还包括直接和所提供的服务相关的收费,包括汽车牌照费,房产过户费,过路费,过桥费等等。

一旦政府征收了这些税费,就需要提供相应的公共服务,包括教育,交通,安全,环境,公共娱乐等等,统称为公共支出(public expenditures)。在马斯格雷夫-萨缪尔森(Musgrave-Samuelsson)的经典模型中,由于公共服务的公用品(public goods)特性,不存在市场条件下的最优解,也就是说如果只有一个联邦政府作为征税和支出的主体的话,公共支出水平是不可能达到最优的,即使是在全民投票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这个道理很简单,每个选民对公共品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投票即使可以得到平均的偏好,也必然是使公共支出处于对某些人过剩,某些人不足的情况。简言之,在单一政府情况下,“用手投票”无法得到公共品的最优化供给和需求。

马斯格雷夫的学生蒂布特(Charles Tiebout)通过对不同社区公共物品提供和地方支出的模型假设,提出地方政府间竞争的“用脚投票”(Voting with feet)理论。他指出,社会成员之间消费偏好的不同和人口的流动性,制约着地方政府生产和提供公共品的种类、数量和质量。如果有许多地方政府和相对应的社区,并且各个地方政府分别提供类型各异的公共品,那么,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哪个地方提供的公共产品最适合其需要,他(或她)就会选择前去那个地方居住。通过这种“用脚投票”的方式,表明了人们对某种公共产品的消费偏好,就如同人们表明自己对市场上某种私人产品的消费偏好一样,可以使得地方政府的公共支出达到最优。对效用最大化的追求,刺激着地方政府力求提供适合于本地居民消费偏好的公共产品。

由此可见,城市竞争的要义,不在于“求同”,而在于“存异”。“存异”,不仅体现在公共品的提供上,也体现在财政的收入渠道上。征税重在收入,还是财富?是否应该对于自住屋和投资房区别征税?为了减少道路拥堵,是否应该对汽油征取重税,并补贴公共交通?

地方经济的成功,并非是有着统一的标准的。比如纽约和德州就非常不同,德州的收入税为零,而纽约市则不但对居民征收入税(最高税率为9%),连在纽约上班的外州居民也需要上交通勤税;纽约的汽油税几乎是德州的两倍;房产税方面,由于纽约的房产昂贵,所以名义税率(以房产估值为税基)虽然比德州低,但实际税率(以收入为税基)就比德州还高。总体而言,包括税负在内的生活成本更高,但是纽约人依然自得其乐,因为这里给他们提供了他们想要的生活方式(公共品)。对德州人也是一样,如果不稀罕纽约提供的种种公共品,为什么要像纽约人一样交税呢?

在中国历史上,也同样有过类似的地区间竞争的例子,最远的文献记载大概可以追溯到战国时代。梁惠王曾经问道于孟子:“寡人之於国也,尽心焉耳矣!河内凶,则移其民於河东, 移其粟於河内;河东凶亦然。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 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孟子回答到:“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途有饿殍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

在孟子那个时代,国民人口总数而不是GDP大概是君王们认可的考核指标,很自然,人口多,粮食也多,战士也多,“耕战”两方面都占优势。所以梁惠王总是操心别国的人民为什么不到自己这儿来。孟子的回答很简单,因为还没有实行仁政,王道自然尚未开始。从孟子的药方来看,他可谓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先驱。很遗憾,孟子的“仁政”在那个年代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最后实行“霸道”的秦国统一了中国,但是由于“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二世而亡。取而代之的汉朝采取黄老之术,与民休息,终于迎来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盛世“文景之治”。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