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开发商、猪肉、与姜农

开发商、猪肉、与姜农

看到了这三个词,你第一反应想到了什么?

开发商和姜农一起吃猪肉?

开发商买猪肉给姜农?

姜农送猪肉给开发商行贿?

呵呵,都没猜对。让我们来看看最近的几则新闻。

李尚勇博客】去年飙升的姜价今年遭遇大“跳水”,产地批发价从最高9.6元/公斤暴跌至0.7元/公斤,为近10年最低水平。据山东省农业厅测算,今年生姜生产成本(不计人工费用)约为6000元/亩,按目前价格水平,姜农每亩至少亏损约1500元。

财新网新闻】受供应短缺影响,猪肉价格年内曾一度上升至历史高位,但自9月中旬以来已累计下跌6.4%。猪肉价格10月份的同比增幅由前一月的50%放缓至42%。

网络新闻:地王爆发危机】2009年全国诞生的地王,一半在上海,无论单价、总价还是地王总数,都创下了中国楼市之最。而如今的上海,已成了地王危机集中爆发之地,曾经豪气吞下地王的开发商发现,地王已成烫手山芋。

从这几条新闻,聪明的读者是否悟出了什么?

不错,在农产品市场,房地产市场,都存在着价格上的周期性,农产品市场的周期较短,一般2-3年,房地产市场周期较长,一般在正常情况下,10年左右,比如美国80年代末的新英格兰,90年代初的加州,在严重的泡沫情况下,会超过20年,比如95年之后的日本,和今天的美国。

周期的产生,可以用一个麻省理工学院Sloan 管理学院的经典案例“啤酒游戏”来解释。这个游戏,是1960 年代由MIT 的 Sloan 管理学院所发展出来的一种类似「大富翁」的策略游戏。 Sloan 管理学院的学生们,各种年龄、国籍、行业背景都有,有些人甚至早就经手这类的产/配销系统业务。然而,每次玩这个游戏,相同的危机还是一再发生,得到的悲惨结果也几乎一样:下游零售商、中游批发商、上游制造商,起初都严重缺货,后来却严重积货,然而,消费者的需求变动,却只有一次中等幅度的增长而已!关于啤酒游戏的详细解释,请读者参考百度百科的介绍:http://baike.baidu.com/view/23632.htm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在某种商品生产周期较长,而价格弹性较大(如生姜、猪肉、住宅)的情况下,需求上的轻微扰动,就会引起价格上的中等波动,而这种波动会给消费者提供正反馈,比如“现在不买以后就更贵了,不如现在多买一些”,从而导致消费者出现囤货现象,引起存货的大幅短缺,和价格的进一步上涨。一系列的正反馈环节之后,价格会出现泡沫性的增长,从而刺激生产环节开足马力,增加投资,导致远远高于实际需求的生产能力。等到新一批商品进入市场,却发现需求已经饱和,而存货却严重挤压,价格泡沫随之破灭。当然,投机者的参与,会导致虚假需求的出现,使得泡沫的延续时间更长(比如房地产),但是没有真正实际需求的大幅增长,任何价格泡沫都会破灭。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解决这种导致严重投资浪费的情况一再发生呢?在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由政府主导,和由市场主导。

由政府出面,统筹安排生产、流通、和消费,似乎是不错的选择。因为上面所说的情况,似乎完全是由市场导致的:消费者根据对价格的预期决定自己的需求,生产商根据市场价格决定生产扩张,市场根据需求和供给决定价格。那么,问题的出现,一定是市场失灵了!于是,政府出头,引导经济,宏观计划,微观调控,事无巨细,一手包办,难道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灵丹妙药么?

且慢,这不就是计划经济吗?前苏联,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其效果如何,有目共睹,若要再走老路,那依然是一条走不通的老路。

那如何运用市场来解决这本身就是由市场产生的问题呢?确实,如果仅有商品市场,是无法解决这一内在的周期性问题的,我们需要引入金融市场,尤其是连接商品与金融的大宗商品期货市场。

农产品的期货市场,由来已久,世界上最早的期货交易所,不是诞生在西方,而是诞生于日本江户时代的堂岛大米会所。而当前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农产品交易所,无疑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19世纪初期,芝加哥是美国最大的谷物集散地,随着谷物交易的不断集中和远期交易方式的发展,1848年,由82位谷物交易商发起组建了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该交易所成立后,对交易规则不断加以完善,于1865年用标准的期货合约取 代了远期合同,并实行了保证金制度。芝加哥期货交易所除厂提供玉米,大豆、小麦等农产品期货交易外,还为中、长期美国政府债券、股票指数、市政债券指数、 黄金和白银等商品提供期货交易市场,并提供农产品、金融及金属的期权交易。而房地产指数期货,现在也在这里进行交易。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玉米、大豆、小麦等品种的期货价格,不仅成为美国农业生产,而且成为国际农产品贸易中的权威价格。这些指标价格,大大减小了消费者和生产者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从而使资源能够得到更合理的分配,不能不说是金融市场创造价值的一个伟大例证。

相对于农产品期货的成功,房地产指数期货到目前为止还处于起步阶段,参与者较少,成交量也较低。这主要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首先,房地产不像农产品,没有比较高的同质性(homogeneity),所以较难以标准的标的物对合同进行避险。第二,房地产不像农产品,有天然的买方(食品加工厂商)和卖方(农场主),所以也缺乏期货合同的空方和多方。大部分人都是从房价上涨中获利,房价下跌时受损。第三,房地产的交易成本过高,流动性较小,价格的透明、公开性较差。最终,看空房价的人可以通过卖空相关股票,或者购买其看空期权,或者购买其信用违约掉期(CDS)来达到同样的目的。

中国的房地产,是政府管制下的市场。在严厉的限购、限贷、限价等行政措施下,不管是开发商,还是投资客,大部分人的时间都没有放在研究房地产的基本面,而花在猜测政府的下一步政策上了:何时限购会取消?何时信贷会放宽?对于建立长期、健康、稳定的房产市场,这无疑是有害的。其害处体现在多个方面:政策的轻微变化会使得市场产生大幅波动;政策变化所带来的巨大利益极易造成寻租空间;与政策捆绑在一起的银行无法对于信贷风险作出独立的评估和定价,等等。

中国房地产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首先应该是给市场一个明确的预期。类似限购的行政政策,对于控制房价,在短期之内无疑是有效的,但是从长期看来,税收政策和货币政策才是调控房价的健康手段。其次,要尽量给市场提供准确的信息。比如在全国范围内对每套房产的所有权建立明确的记录,对房产居住、出租或空置进行定期抽样调查。现在中国的很多基本数据都十分缺乏,比如住房自有率、住房空置率、平均每户家庭拥有住房数,等等。没有这些数据,怎么可能知道房产市场是否饱和?有多少是刚性需求,有多少是投资需求呢?最后,是需要建立公正可信的房地产指数,目前在中国通常使用的中位价格指数是不够严谨的,不能体现同质性房产的真正价格变化。

透明、公开的市场,是有效调配资源的最佳手段,而发达的商品市场,也需要发达的金融市场,包括金融衍生物市场来共同进行调配。如果只看到金融衍生物的投机性和高杠杆率所带来的风险而推迟或阻碍金融市场的现代化,那无疑是因噎废食,实不可取。

推荐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