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网上飘过故乡的“云”

网上飘过故乡的“云”

我母亲的家乡在江津,以前是四川省江津县,后来重庆改直辖市之后划归重庆市,叫江津区。我小的时候曾经在那里度过了一段不长不短的美好童年时光,所以也可以算是我的故乡吧。不过这里说的“云”,可不是真的云,到底是什么,读者慢慢看就知道了。

我外公外婆家在江津的德感坝仁沱场。说来这两个地名还颇有典故。德感据民间传说,此地原为湖泊,经常泛滥成灾,人民群众筑坝抗洪,玉帝命龙王消灾,人们感德以名,因系长江冲积坝,故名德感坝。而仁沱则是相传,早年有小贩“任驼背”在此摆摊,形成集市,遂名任驼子,后以境内綦江流水沱易名仁沱。

我还记得小时候陪外婆在仁沱场的石板街上赶场,在綦江边的山上抓知了,在綦江里抓鱼摸虾,在场上的唯一的新华书店看一天的小人书,在外婆的老房子里和隔壁的孩子打闹、捉迷藏。那是一段难忘的好时光,人们贫穷,但也自得其乐,孩子们没有什么玩具,但是自然就是他们最好的游乐场。

不过这篇文章倒不是为了怀旧,而是由于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关于江津云计算产业基地的新闻,这也就是我说的网上飘过故乡的“云”。

4月22日,在重庆双福新区现场,市长黄奇帆宣布江津云计算产业基地开工,3至5年内,基地投资将超过500亿元。这是一个月时间之内,落户重庆的第二朵“云”,位于两江新区的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已于4月6日开建,总投资400亿元。

看过了这则新闻,却怎么也不能让我为故乡的发展高兴起来。江津,在我的印象里,最有名的特产就是白酒、米花糖、和柑橘。这500亿,得卖多少瓶白酒,多少封米花糖,和多少斤柑橘才能换来?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江津2009年全年完成GDP249亿元,全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0.5亿元,2008年地方财政收入18.84亿元,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28元,而常住人口大约125万人。也就是说,江津两年的全部GDP,或三年的全部居民总收入,或近六年的全部消费,或26年的全部财政收入,大约和这个云计算产业基地的投资相当。

而这还不是中国“云跃进”的全部,各地现在都出现了多云天气,而且名字各不相同:北京是祥云,上海是云海,深圳是鲲云,重庆是云端,杭州是云超市,宁波是星云,无锡是云谷,苏州叫彩云,哈尔滨叫云飞扬,广州天云,惠州惠云,秦皇岛叫数谷。这场盛宴是如此热闹,一些更小的城市也不愿缺席,河北的涿州也宣布要投资50亿元建立云计算基地。

这一切,都似曾相识,从光伏产业,风力发电,电动汽车这几大近几年高歌猛进的行业来讲,有一则网络段子非常传神:“原本相当落后,突然钱途锦绣,领导大手一抖,财政补贴优厚,PE蜂拥来投,口号气冲斗牛,三年国内一流,五年赶超美欧,技术基本没有,质量不分良莠,终于把戏败露,泡沫一戳就漏,呼喊政府来救,债台已然难收。”

具体到云计算,现在国外和消费者最接近的技术,应该是Amazon的云存储和Apple的iCloud,不过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为消费者接受,打消人们关于数据安全及个人隐私的疑虑,并且建立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这一切都还属于未知。而这两家公司,有充足的现金,世界一流的电脑人才和技术,并且有着成功的线上销售模式,具有把网络销售和云存储捆绑的天然优势。

而在我的故乡江津,我看不到任何比较优势,除了地方政府的强势支持。而业者也毫不隐晦将自己的生意跟地方政府严密捆绑以减少风险,据一位业界人士称,“这个事情早早晚晚都是政府做的事情,我只是前面跑几步,最后还是政府来做的事。”

而具体的技术认证,可行性报告,竞争对手,市场调查,盈利预期,都似乎不见踪影。据某业界人士的预测,十二五期间,每个中国人需要存储的数据是一个TB(1TB=1024GB),十三五期间则是每人10TB。不是我不明白,我实在想不通,每个中国人要10TB的存储干什么,而且在目前的网速条件下,有多少云存储需要。另外据说英特尔和AMD这两家目前一年在全球的服务器销售是210万台,其中中国市场不会超过60万台。但仅仅重庆一地的目标就是要建成30万台服务器的云计算中心。

我希望,这不是一片浮云,一场豪赌,一个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场无人谢幕的演出。

推荐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