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剑 > “时间规划局”占领华尔街?

“时间规划局”占领华尔街?

好吧,我承认,是有点标题党的味道,不过取这个题目还是有些缘由的,且听我慢慢道来。

最近看了一场电影“时间规划局(in time)”,讲的是在不太遥远的未来,由于生物工程的进步,人类到了25岁便停止衰老,但此后寿命只有一年,需要活得长就得工作,换取时间。社会的通用货币就是时间,公用电话花费你生命的一分钟,过路交费你让出一天生命时间,一块钻石值三天生命时间,性交易一次付一周生命等。理论上你可以延长寿命直至永生——如果你足够富有。自然,对于穷人来说,要买车买房借高利贷便是要提前死亡。通胀严重,贫富分化,富人在悠闲中百无聊赖,穷人在疾驰中暴毙,甚至有时间劫犯,四处谋命。底层青年Will Salas被控以莫须有的窃取时间和谋杀罪名,情急之下挟持富家姑娘Sylvia Weis亡命天涯,产生了难分难解的牵绊。

如果在以往,我也就把这个电影当成普通的周末娱乐消遣了,不会想着写什么影评。但是电影中提到的论调,和现在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不无联系,也是好莱坞一贯妖魔化资本家的反映,这就值得进一步反思了。

(以下有剧透,读者请慎重。)

剧中的主人公Will Salas来自贫民区,从25岁起就要为延长生命辛苦奔波,但在28岁时,他几乎已经入不敷出,每天都有可能生命结束。一天,他的母亲因为早晨给了他30分钟的生命,导致没有足够的时间乘车,倒毙在了路上。而Will由于奇遇,获得了一个活腻了的富人临终赠予的一个世纪的寿命,决定向富人们展开报复。他混入了富人区,靠着流氓无产者的狠劲儿,很快在赌场上大展头脚,赢得了1000年的生命。而他发现这里的富人们,因为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所以过着醉生梦死,夜夜笙歌的生活,完全不知贫民区的人们每天朝不保夕的痛苦。于是他和他劫持的富家女(最终不无俗套地爱上了这个穷小子)Sylvia Weis开始打劫时间银行,把时间(也就是寿命)分给穷人。最后他做了一票大买卖,抢到了一百万年的寿命,彻底扰乱了金融系统,而穷人们也开始觉悟,越过了时区(Time Zone,用于分隔穷人和富人)的阻隔,开始占领片中的“华尔街”:Time Zone 4。

这个电影的创意还是蛮新颖的,而且不无经济学的道理:时间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有限的资源,而且大部分人都需要上班挣钱,然后花钱消费,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也是在用时间来做交易。当然每个人对于时间的偏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对于做某些事情的态度也完全不同。比如有人愿意为了一场演唱会的门票花三天三夜的时间排队,而有的人可能花三分钟也嫌太长,不过如果你愿意,可以雇人排队,也就相当于买了别人的寿命,延长了自己的生命。不过影片的经济学也就到此为止了。

片中富人有上百万年的寿命,而穷人却朝不保夕,Will 不无愤恨地说:“有足够多的时间,没有人应该年纪轻轻地死去。(There is enough time. Nobody needs to die young.)”所以他抢劫时间,分给穷人,他的逻辑是,“如果这是赃物,就不算偷,只不过是物归原主。(You can not steal something that’s already been stolen.)”这和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们的论调何其一致,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新口号,“均贫富,等贵贱”从北宋起就被喊得山响,而到最后,又有那一个王朝不是用新的不平等代替了旧的不平等呢?

影片中的富人都很闲,而穷人们都很忙,但是我们想想,生活中真是这样吗?富人有闲的(比如没有正当职业的富二代们),也有很忙的(比如华尔街高管),同样穷人有很忙的(比如打三份工的非法移民),也有很闲的(比如靠拿政府救济的贫民区小混混)。“占领华尔街”的一个口号就是要政府对富人加税,劫富济贫。可是我们想想,把财富从富人哪里拿来分给穷人就万事大吉了吗?影片中有两个情节很有意思,Will在初次获得了那个富人的赠予时,送给他的朋友十年的寿命,结果没想到他的朋友跑到酒吧里敞开肚子猛喝,醉死了。另一个穷人在分得了寿命之后,立刻去买枪,来吓唬黑帮,结果被黑帮暗枪打死。从经济学的角度上看,穷人缺乏驾驭资本的能力,所以一旦获得大笔财富,未必会给他们带来幸福。他们往往梦想着能一夜暴富,但是却没有想想暴富的后果。

欧洲博彩项目“欧洲百万”就“如果中彩票大奖,你会买什么?”这个问题调查约3000人,结果显示,男女梦想不尽相同。男性最想花大约30万英镑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购买豪华公寓,然后往往是想买辆拉风的跑车,比如阿斯顿-马丁Vantage系列跑车,约为9.7万英镑。女性最想拥有的物品也是房子,但她们最想要在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和英国康沃尔的浪漫度假居所。女人钟情闪闪发亮的宝贝,她们最想要的代步车是价值1.1万英镑的Mini cooper和4.8万英镑的奥迪TT跑车。排在女性“欲望清单”第七位至第十位的物品分别是英国高端鞋履品牌的鞋、意大利高端品牌的冰箱、法国名牌细高跟鞋以及“蒂芙尼”的心形项链。

而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一项调查显示,近20年来,欧美的大多数头奖得主在中奖后不到5年内,因挥霍无度等原因变得穷困潦倒。该项调查同时显示,美国彩票中奖者的破产率每年高达75%,每年12名中奖者当中就有9名破产。

所以我们不得不作出合理的推断,如果把富人的时间(或者寿命、财富)分给穷人,除了某些次等商品(inferior goods,比如土豆,劣质商品)会降价,大概大部分货物都会经历严重的通货膨胀,尤其是奢侈品。同时社会生产率会下降(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有钱了,不用那么辛苦工作),产出会减少,物价会进一步上升。精明的商人会借此机会敛财,用不了多久,社会依然会贫富分化,而且很可能原来的富人依然是富人,穷人依然是穷人。

当然,并不是说富人就应该一直富有,穷人就一定要一直贫穷。政府或者社会应该做的,是给勤奋的穷人变成勤奋的富人的机会,而减少他们变成懒惰的穷人的动机。而对于懒惰的富人,要让他们明白,富有不应该是天生的,财富应该带来责任,而不是享受,否则财富只会越来越少,懒惰的富人也会变成懒惰的穷人。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说过一句名言:“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那么在懒惰中贫穷,又何尝不是呢?

那应该怎么做呢?很简单,对财富征税,尤其是巨额遗产征税。世界第二大富豪、美国投资家沃伦-巴菲特说过:“我和苏珊(他的妻子)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大部分财富留给孩子们。我认为留给他们一大笔财富的做法既不正确,也不理性。事实上,他们具有的起点优势已经使他们成为了这个社会的精英,因此再给他们巨额财富将更加破坏这个社会的公平性。。每一位巨富都应该留给子女足够的财富来让他们干任何事情,但又不能留给子女过多的财富,可以使他们什么事也不用干。”巴菲特于是决定把大部分财产捐出去。美国《财富》杂志2006年6月25日发表独家报道,披批露巴菲特从2006年7月开始,逐步将其财富的85%捐献给5个慈善基金,其中最大部分捐赠将归于比尔-盖茨夫妇基金会。根据当天市值计算,巴菲特捐出的股份价值370亿美元。这是美国和世界历史上最大一笔慈善捐款。我们在赞赏他的同时,也需要看到,美国的高额遗产税在富豪们的决定中所起的作用。

同时,政府和社会应该尽量给每个人平等的机会。机会平等未必结果平等,因为每个人的天资、能力、意志力都不尽相同,但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的平等。具体到经济政策上,就是取消垄断,减少政府管制,降低流动环节税率,减少收入税率,让每个诚实劳动的人都能致富,而不是让少数人利用垄断资源、政府干预、定价歧视、不公平竞争攫取超额利润。

奥巴马政府对富人征税的法案,实际上是对高收入征税,并不能起到促进社会平等的作用,相反,反倒会降低人们的创业热情,而不肯消减福利开支,延长失业保险,只会增加在懒惰中贫穷的动机。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如果20岁以前,不相信共产主义,那就是全无心肝。如果20岁以后,还相信共产主义,那就是全无脑子。”看来好莱坞的艺术家们一直是没长到20岁,不过艺术也许真是永葆青春的,但是政策制定者们可千万不能“今年20,明年18”。

推荐 78